杰米·梅茨尔:回到乌克兰和亚洲的未来

俄罗斯和中国正在地缘政治领域重新执行19世纪标准,即各国在肆无忌惮民族主义和僵化国家主权制度下开展硬实力竞争。事实上,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似乎想通过不惜一切代价抓住克里米亚、阿布哈兹、南奥塞梯和原有帝国的其他领土来重现十九世纪沙皇俄国版图。

同样,中国也基于昔日帝国的模糊历史全然不顾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主张其对南海的权力。两国都表现得好像权力是现实政治旧规则决定的零和游戏。

虽然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警告俄罗斯占领克里米亚“绝非二十一世纪、八国集团大国之所为”, 但美国及其盟友都在竭力维持战后的二十一世纪局势。

在美国看来,欧洲贪婪民族主义所造成的殖民主义和两次世界大战的破坏必须止于1945年。美国战后策划者认为只有跨国主义才能解决过度民族主义所带来的问题。美国率先建立了国际法律体系、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cnhmm.com/,洛里昂成立了联合国并促进世界自由贸易和市场开放,同时继续提供安全保护伞,使欧盟和东南亚国家联盟等跨国机构取得了长足的发展。

美国在此过程中还远未做到持续或完美,有时甚至在越南等国家带来了灾难。但其对前所未有的互惠互利国际体系的坚定捍卫带来了迄今为止最伟大的创新、增长和改善,而这种积极的进展已经持续了长达70年。

但现在随着中国崛起和全球力量再平衡,长达20年之久的战争拖垮了美国的公信力,战后的国际秩序也因此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坚定支持以美国为首战后体系的现代日本也经历了逐步的转变。美国海军准将马修·佩里1854年攻进东京港的时候,一个疲弱、孤立、技术落后的日本呈现在他眼前。14年后,明治天皇率领日本开始大规模现代化建设;改革37年后,日本在日俄战争中的胜利令世界刮目相看。1894年日本生搬硬套了19世纪欧洲经验,发动了长达50年的残酷战争意图称霸亚洲并保护其资源,美国将广岛和长崎夷为平地让日本的梦想变成了碎片。

战后在美国的庇护和初步引导下,日本以一个尊重规则的国际体制拥护者的形象出现。日本对联合国的资助相比而言大于其他国家,此外还切实参与其他国际组织,并支持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邻国的发展。

但随着中国领导人积极妖魔化日本并以前所未有的力度主张争议领土及海洋主权,日本可能被裹挟着向宣扬历史修正主义并强调日本民族主义过去的首相安倍晋三已经在某种程度上默认的方向—回到19世纪—前进。

欧洲也同样接受了战后的国际体系。因为将安全事务外包给美国,欧洲政府得以把重点转移到社会福利开销上,并着手建立起模糊了国家界限和以谈判妥协替代侵略敌视的二十一世纪后主权时代乌托邦。

欧盟二十一世纪之梦现在正遭遇到十九世纪沙皇俄国熊的挑战,洛里昂俄国已将过时已久的魔爪伸向了俄罗斯乌克兰边境。正像东盟不能也不愿对抗中国对南海的侵略一样,欧盟已经觉察到用软实力和以共识为基础的方法来抗拒俄罗斯有很多不尽人意之处。

如果二十一世纪后主权制度在我们霍布斯式的世界里仍然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并且我们无法接受默许俄中恢复19世纪的侵略行为,那么剩下的最好选择或许是捍卫战后国际体系。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要想实现目标,可能必须采取以权力平衡和欧日重新武装为特点的19世纪对策。

杰米·梅茨尔,纽约全球投资公司合伙人及亚洲协会高级研究员,克林顿执政期间曾供职于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和美国国务院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